— 茆帽子 —

千言书 写给管管和limbo

开始写的时候,思维好像玻璃杯里面的奶昔,已经满出杯沿,但不能漏出半点.不知道头脑中是不是也盛着浆糊,事到临头反而半天挤不出一句话.明明,当初的感受是极其丰满激荡的,不然,也何来这一出千言书.其实并不必要这么为难,假如我们没有熟到这个程度.如果你阅后我们再无过多交集,我大概会写得更加信笔,然而吟的每一个字,我总忍不住想象你看到之后的想法,以至于胆怯,不敢写下.你一定知道我的脑洞有时候突破纲线太远,以至惹人生厌,至少也是不知该如何回复.难点在于如何诚实的夸奖人,又不在斟酌文字时发现那个人其实并没有那么好,反而使表白搁浅.熟悉是双刃的,既让我在平时与你聊天时污力慢慢,又使我在想与你认真讲述时犹豫不决.是我的问题,一贯如此.曾经也有这样一时兴起给太太写文评,写到一半时却感到那并没有这么好,进而懒于续写,心思也不曾表露.现在,这一次,用这一段写于最后却置于开头的,未免太长的一段话,我只想表达自己对你依然如旧的喜欢,假如你能不在了解到我作为读者的所思所感后不讨厌我(非常希望如此),就请….然而我并不能想出什么请求了。只望你阅读愉快。


 


我想把爱意一下子说完.


从没有一个be的短篇能让我这么浮想联翩.


 


很少有中英文混杂的同人能让我不产生阅读梗塞.


 


也很少有同人本身精彩万分,以至于我决定不要去纠结神奇的,不属于现阶段人类技术水平的设定.


 


最少最少的,是能让又懒又拖延的我肯静心写评的同人了.下午时与好友交流了评论一事,收获了一枚惊讶的眼神,当然还有切勿拖延的劝诫.耳后电脑迟钝致使我心力交瘁,一直到周六晚上,我竟然还是在打字.我喜欢limbo,他虐中有甜,文线长却不显拖沓,,虽然是短篇,其中的意味深远,我可以脑到天边.你把悲伤演绎的太好了,泪流满面的我还是要为你加油点赞,如果你决心再续悲剧我还是双手赞成.要如何说好呢…这样悲剧真的很感人啊.


 


想来想去还是决定从轻松的细节谈起,这样我就能一边写一边平复心情.


 


“Impressive。”她打量了Mycroft两眼,笑了。


 


通常来说我是很不耐烦作者在中文中夹杂英文的,以为那无非是功力不足才要借助另一种语言来表达自己想表达的意思.然后我想到了自己的经历,面试官女士握着我的手说I am impressed,然后我发现真的没有什么汉语可以从这里的安嘴里说出了…想来文章的妙处便在于恰到好处。


 


耳后某日我跑步时突然想到一个pwp。麦麦bdsm雷雷,after comfort的时候雷雷说麦麦impressive,麦麦问,是因为我in而且press了你吗?


想到这样的梗,心中才有轻松。


 


文中有几个片段让我特别,特别印象深刻。


 


 


然后是一声巨大的爆裂声。
        世界似乎在他耳边炸裂成碎屑,Mycroft捂住耳朵,只听到一线极其锋利的嗡鸣劈开他的脑仁。他挣扎着从餐桌的碎片和落了一地的玻璃渣上撑起身体。
        “Greg!”他嘶声喊着,不确定自己到底发出了什么音节,他跌跌撞撞爬出碎裂的落地窗,跌进屋外的灌木中。
        听力渐渐恢复了,他听见方圆百米内的汽车警报器一起呜呜响着,邻居们打开门发出不可置信的尖叫。
        但是他什么也听不到了,他什么也看不到了。
        Lestrade的车在烈火中燃烧,浓烟和火焰舔舐着焦黑变形的金属车架。
        又是一声爆炸,像是一把重锤击在他心上,那个铁盒子痛苦的在火焰中扭曲了一下。


 


 


这是全文中让我感到最有画面感的片段.对我来说,这个选择却并不是我作的,读到这一段的时候脑子里就自然出现火光,面目全非的车子和倒地的麦麦…初读时也不曾料到这一画面竟还能在脑内再次出现…于是除去画面感,他还留下了冲击.阅读形成的脑内画面是能长期存在的,或许,从此,对我来说,每一个车祸火灾现场都会有麦雷的影子……


 


第二个形成画面的是这个:


 


他躺在一张半大不小的单人床上,触目是维多利亚风格的红木衣柜和半开的雕花铁窗。窗台下放着一张单人规格的书桌,桌前的椅背上挂了一件深蓝色制服外套,上面还压着一顶硬草帽。
        Mycroft看着窗户里映出的那张年轻的面孔。
        宿舍、公学、18岁。他怎么会忘记呢?
        就是在这个凉爽的夏日夜晚,他从梦中惊醒,窗外如水的月色让他睡意全无,他突然兴起了出去散散心的念头。于是,生平第一次,他将循规蹈矩抛在脑后,起身偷偷溜出了房间。


 


事实上并不止于此.我能看到麦麦坐在床上,还有雷雷骑在墙上这两个画面.这样的初遇,作为正剧长篇au的开始固然会很合适,然而出现在这里,我还是很开心能看到,因为不管再怎么虐,这种索性从一开始就不要相遇的选择怎样来说都是麦麦会做出的,如此的ic,玻璃渣也能被吞吃…吧.


 


天,是谁在说什么轻松的?我已经落泪了.(不要在意这个被老朋友弄的情绪敏感的人)


 


理解这个设定从片段三开始。原来麦麦会一次次回到过去,或者另一个宇宙来试图改变自己与雷雷的结局,而且每一次都会回到比之前更前面一点的时间。这当然很让人费解,而且肯定目前不能实现。但是,作为金鱼,我实在没有什么心力去思考这个设定的可行性了,作者在行文中已经抓住了我,去为麦麦的选择哀叹惋惜但却最终不得不认同他。说到底,还是你写的太好,设定是另一方面,现成的be题目是另一方面,我只能看到你的文。


 


我之前说过,自己在文中已经看不到你了,确实是这样。个人的缘故,并不特别喜欢小说中出现大段的议论抒情,总戏称其为小说作者的洗脑技术,而是喜欢作者借由故事本身让读者自己去议论抒情,并以之为小说家的上帝分身……后者是你。至少是limbo后面的你。


 


悲剧也是感染我的一大点。曾经看到过一个说法,希腊式的悲剧是知其命运的,莎氏的悲剧是不知命运的,你的悲剧是希腊的设定,莎莎的结尾。看着麦麦一次一次企图改变结局,一步一步放弃,然后逐渐回到原著的情节,我真的有被最后惊艳到。以同人回归原著我是第一次见到,但是之后竟还可以又留下原著驶向同人的空间…真好,我喜欢。这样的悲剧会虐我千百遍,会让我的甜甜的脑补显出ooc,更会让我在写评过程中读文千遍丝毫不倦。


 


细节,我还是想说细节。我一直记得你第一篇文中的脚垫,那是一个重复出现的细节,然而因为经验,你第一次描写的时候,我已经料到后面会有使脚垫成为伏笔的内容,结果真是如此。曾经我还可以牵着你走,而此篇你却一直在领路。开头实在甜蜜蜜,然而情节急转直下猛然就主要角色死亡了,实在是万万没有想到啊,所以我完全没有想到那个甜蜜的开头竟然会在末尾以另外一种方式出现。人们说物是人非,人们说微笑含泪,我说,且看limbo。

评论(3)
热度(4)

2016-03-05

4